太陽整天任性撒野、齜牙裂嘴,和眾人玩我愛你的遊戲,若不做好防曬工作,一不小心,背上、頸上就會烙下太陽的吻痕。


湛藍的海水驚濤拍岸,海風吹得人心情大好,太平洋之濱一整個氣勢雄偉。雖說海風清涼,但太陽威力仍不可小覷,38度C的酷暑,我很慶幸車裡的冷氣像19度的冰咖啡,讓我恣意馳騁在東部海岸公路,就像坐在THX電影院裡看3D電影一樣愉快。


午餐過後,車子穿過花蓮市區,改走台11號公路,經過鹽寮、水璉牛山後,我在蕃薯寮坑停了下來,因為這裡曾經有過阿美族的淒美傳說,這裡也是進入豐濱鄉的入口。

我站在台11線舊十八號橋上,看著天空中成群飛舞的燕子,心裡疑惑著:「要下雨了嗎?不然雲層怎麼這麼厚,而且,還有上百隻鳥在空中快速亂竄。」此時天色有點昏暗,看看錶,才下午兩點多。不久,太陽從烏黑厚實的雲層中穿透出來,灑下刺眼的光芒,我鬆了口氣,看來這雨是下不成了,此時四週一片靜寂。


蕃薯寮這裡,新舊十八號橋平行並列,舊橋由水泥及土褐色木頭組成,只有行人能通行,新橋則由散發橘紅迷人光彩的巨大鋼骨支撐著水泥橋面,車輛皆由這裡進出。站在新橋上,可以明顯感受到車子經過時的震動,彷彿聽聞得到古時歷史的心跳。

我俯身看著深達七十米的橋下,溪水潺潺,山壁陡峭,峽谷兩邊山壁相距約五十米,很難想像當初這兩座橋如何施工而古時的阿美族青年如何撐竿跳。


相傳在遙遠的年代,崇尚勇士的阿美族立下規矩:只要有族人用竹子撐竿跳跳過這個峽谷,眾人就擁立他為酋長。無法勝數的健壯阿美族青年前仆後繼,試著用竹子撐竿跳,冀望一躍龍門而為酋長,然而,究竟有多少人成功呢?當年撐竿跳遺留下來的竹子,在多年後長成一片蒼翠茂密的竹林,因而有了「遺勇成林」的傳說。

從新十八號橋往下望,七十米深處的蕃薯寮溪,義無反顧的向前流去,再看看左右兩邊的山壁,這寬達五十米的峽谷畢竟不是那麼容易跳過去的呀!

如果人生可以重來,勇敢的阿美族青年會有別的選擇嗎?
如果不當酋長,是否可以過得更快樂?也許娶了美嬌娘,生了許多小孩?
也許喝著小米酒、啃著飛魚乾,看著日出日落?也許興起時就來段歌舞,或者偶爾出海捕魚?也許微醺之際,抱著自己的小孩酣然入睡?……

然而正因為想當酋長,青春的性命從此斷送。

此刻,蕃薯寮溪的溪水聽來卻像在嗚咽,猶如遺勇們悔恨當年不該砍竹子撐竿跳。如果是我,我會怎麼做呢?真是人生的兩難。「TO BE OR NOT TO BE?」摸著脖子上的項鍊墜子,我不禁陷入沉思……。

(待續)

延伸閱讀:

**「娜娜@豐濱」故事連載:[1]

**「娜娜@豐濱」協力演出人員

**「娜娜@豐濱」娜娜 專訪 娜娜

**「娜娜*角落遇到愛」Xuite主站

**「娜娜@貢寮」故事連載

**「娜娜*角落遇到愛」的11個FAQ (2007/7/26日更新)

**「微笑台灣319鄉」官方網站

**《微笑台灣》風格旅遊專刊熱售中

TK海賊團-BirG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