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說自從敗回26cm黃色的"Le Creuset French Oven"後,除了滷筍絲‵煮妹尾河童流火鍋外,我仍想開發它的潛力,看用它還可以玩出啥東西;結果,哼哼,某天早上,我把隔夜剩飯倒進此鍋炒熱後,加了培根末幾許‵雞蛋三顆,灑上一些鮭魚拌飯料和乾燥羅勒葉後,就開始玩耍。



先捏成飯糰數顆。

兒子當天要早點到班上當值日生,所以,他吃的比較簡單,因為要帶去學校吃之故,所以,我直接用煎熟的培根條裹住飯糰,然後用兩根牙籤固定住,再用鋁箔紙和牛皮紙袋保溫,兩顆大飯糰就把他打發了,飲料就讓他自己到學校想辦法吧。  (趕時間來不及拍照,不過,為娘的平常很有愛心,都有固態和液態兩種早餐供他吃喝。)





IMG_5102.jpg

老公睡到快十點才起床,所以,我有時間搞花樣,就用愛心模型慢慢捏吧,不過,實在太費工了,所以,只做了三顆。




IMG_5104.jpg
要填飽肚子,果然還是大飯糰最管用啊!!把冷凍室裡的海苔片拿出來,用烤麵包機略烤一下,胡亂包在飯糰外面就搞定嘍。這一個飯糰的體積抵得上面那三顆愛心的總和都還不止啊!





IMG_5220.jpg

前幾天,因為買了大把漂亮的綠蔥,突然發心想做蔥油餅,在網路上找到各種食譜後,又是油又是麵粉的揉捏半天,第二天早上,果然就有不太稱頭的蔥油餅面世。加上培根和荷包蛋,滿滿一鍋,又可以餵飽一個七年級男生的肚子。不過,這蔥油餅的做法實在是含油量太高,沒事還是少吃為妙,雖然我用的全是葡萄籽油。





IMG_5221.jpg

兒子覺得蔥油餅味道不夠鹹,總要再加點醬油,而我喜歡的卻是那醬油的弧線。兒子做事總比我細膩得多,這點跟他老爸很像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
這幾天反覆做著蔥油餅,在揉捏的過程中,總不由得要想起舅婆,也就是我娘的大舅媽。我這輩子對蔥油餅最早的記憶,應該就是舅婆的手工蔥油餅。那時我小一,每天早上從家裡走路到學校圍牆邊,只要一分鐘不到的時間,舅婆的早餐攤位就在學校圍牆正對面。我每天總要先經過舅婆的攤位前,和她打過招呼後,再過馬路到學校。她總用閩南語問我:"要不要吃飯糰?要不要吃蛋餅?"我總是搖搖頭謝謝她,因為,我們家的傳統都是吃過早餐才出門。



看著舅婆熟練的動作,委實令我著迷:她總要從煎鍋左下方的冰櫃裡取出早已發好‵灑了蔥花的麵糰,將其分成幾段,再把每段麵糰揉捏‵拉長,捲成團狀,一個個排好,從正上方看是一圈圈漩渦似的線條;壓扁,灑點蔥花,再用桿麵棍將它桿向四面八方,放入平底鍋中煎熟,便成就一張色香味俱全的蔥油餅。夾起剛煎好的蔥油餅,在鍋底打個蛋,灑上鹽巴,然後將餅放在蛋上,立刻變成營養好吃的蛋餅。




這樣的記憶一直很鮮明的活在我腦海裡,雖然老媽說我那蘆洲李家出身的外曾祖母對舅婆不太好,因為舅婆是童養媳。印象中,舅婆也沒抱怨過什麼,很認份的做著自己的事,雖說以外曾祖母大地主的經濟能力,委實無需舅婆擺攤養家,但現在想想:也許這就是一種反抗吧?那個年代,舅公在外面亂交女朋友,舅婆只好靠打四色牌和賣早餐來作消遣。



老媽說她小時候,我的舅婆最疼她,可是舅婆都沒人疼,現在想來,我高中時,舅婆因病去世,外曾祖母沒多久也走了,和外曾祖母那風光的葬禮‵驚人的流水席‵盛大的燒紙屋儀式比起來,舅婆的儀式真是簡單的可以,我因為要上課,沒去參加,事後只聽老媽說,身為獨生女的表姨很難過的哭喊:"我沒有老母啊!我沒有老母啊啦!!"聽得我都要掉眼淚~



外曾祖母留下為數眾多的土地和房產給她唯一的親生兒子,我那個舅公,可是,沒幾年,就幾乎全被敗光、騙光。數年前,走在路上碰到我那年邁的舅公,我喊他舅公,他卻已認不出我,聽老媽說他有隻眼睛快瞎了,耳朵也聾了一邊,這,算扯平了嗎?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揉著麵糰,做著蔥油餅,翻來覆去的對折,百繞千迴,上油,再折,舅婆的身影又出現在我面前,親切的用閩南語問著我"要吃早餐嗎?"

想著想著,眼淚終於還是掉下來:舅婆,我好想念妳。。。
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K海賊團-BirGit 的頭像
TK海賊團-BirGit

《BirGit。逍。遙。遊》

TK海賊團-BirG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